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【情感口述】那夜同居给他第一次后让我很失望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14:47  

我今年22岁,家在广西,家庭条件算优越。爸爸是一家公司的副总,妈妈在政府部门上班,在他们心里,如何为我创造一个更有利的成长环境是头等大事。所以初一时,他们就把我送到北京上学,一开始是贵族学校,封闭式管理,从学习到思想,再到日常生活,都有专门的老师负责管理。那个学校推行的是西方式教育模式,非常民主,老师把我们当作朋友一样对待。其中一个姓孟的女老师,还经常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女孩成长的秘密。有一天我收到了一个男孩的纸条,不知道该怎么办?就拐弯抹角地问她爱情是什么?她回答说爱情是世界上的一个人走到你心里,你无法拒绝。她当时无心的一句话,却在我年少的心灵里刻下了深深烙印。

大学后,我就住校。4个女孩一个寝室,大家相处地很好,经常在熄灯后聊一下关于爱情的话题,也谈到了性,都一致认为那是爱情最好的表达形式。

大二时,其中一个女孩开始在外留宿。她对我们说住在哥哥家里,其实我们都知道她在校外和读大四的男朋友同居。两个人像真正的小夫妻一样,过自由的二人世界。

我当时也有男朋友,是同系的高我一级的上海男孩,有着上海人特有的精明和优雅。我们的第一次是在一家宾馆里,当时是一个暑假的晚上,我们参加完一个朋友的聚会,路过一家宾馆时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看了又看。然后他就拖着我上去了,一开始很紧张,总怕遇到熟人,很快就自如了。那一夜,甜蜜而短暂,我发觉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过程,不但没有一点忧伤,反而美妙极了。但是这只是身体上的愉悦,我爱他吗?我有时也问自己,却得不到答案。我们之所以有了更深层次的关系,主要是因为那个男孩的主动。这让我想起高中时的那个男孩,我想如果他更直接些,我们也许也会有故事。

读了贵族学校以后,爸爸以我的名义在北京买了一套住房,这样我就成了北京户口,我考入了北京一所重点高中。爸爸为我雇了一个保姆,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他们每个月就来看我一次。其实我虽然嘴上不说,但心里却非常渴望和他们生活在一起。我宁愿像别的小孩一样,被父母管教着约束着,而那时我觉得自己就和一棵长在荒野里的树差不多,没人管,长得直不直都是自己的事。当然我也不是怨恨我爸妈,我只是觉得那个年龄里应有的父母关爱,我没有直接得到。但是那也挺好,我的个性里充满了随意和自然,认为什么事情都应该是顺理成章,我不去强求,也不会勉强,更不会去判断。

那时,学校里有个学音乐的男生喜欢我,是个不善于用语言表达的男孩。他只知道每天在我回家的路上坚持等我,而我当时也喜欢他,于是就顺从地被他牵着手,让他每天送我回家。后来直到我们考上不同的大学,渐渐淡了。

那之后,我们就经常去宾馆约会,每次他都劝我:“干脆我们也在学校外面租房吧。”几次以后,我就顺从了他。他在离学校三站路的一个小区里租到了房,很小,一室一厅,但是布置得很舒服,我和他开始了正式的校外同居生活。

突然间离一个人如此近了,近到除了上课,每时每刻都跟他粘在一起。我发现很多东西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,比如:他其实脾气不是平时表现中的那样温存,卫生习惯也不如表面上光鲜,更要命的是,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花前月下……我被这些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一下乱了分寸。而且他在金钱上非常依赖我,我刚开始没觉得有什么,我父母给得多,我也乐意为他分担。可是有一次家里的洗涤用品没有了,他正好要去超市买内裤,我随口让他把家里缺的洗发水、厕宝、洗手液、衣领净、蓬松液捎回来,他愣了一会儿说:“我不会买,你去买吧。”然后就闷头上网去了。

我当时没在意,于是软缠硬磨,他还是无动于衷。我渐渐感到心里不舒服了,拿出了100元钱““你不去我生气了啊,顺便捎几个冰激凌回来。”结果他真的去了,后来我总是反复在想:“到底是他怕我生气还是因为我拿出钱来了呢?”我知道自己不该想这样的问题,但是却不能控制自己,我感觉到自己的爱情就这样在琐碎的生活里一步一步败下阵来。

后来我爸妈知道了他的存在,他们只知道他是我男朋友,却并不知道我们在同居。爸爸详细地问了我他的情况,很坚决地提出反对。我在爸爸面前极力说他的好话,夸他怎么维护我,爱我。我表面上跳得老高和爸爸斗争,其实内心里早就动摇了。那时我和他结束了校外租房的日子,一起回到了校园。但是这一段很短的同居经历,却像无法遮掩的疤痕一样,威胁到我对爱情的信任:毕竟我们的爱情近在咫尺时,却是如此面目可憎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